海底兩萬里好句好段

2022年9月21日16:52:27海底兩萬里好句好段已关闭评论 0
摘要

海底兩萬里好句1、百米之外,水底呈現出不同色度的藍。海底是一片又細又平整的沙灘,我們慢慢地在水中行走着。前面不遠處的海底岩石上,長滿了世界上最美麗的水生動植物。

海底兩萬里好句

1、百米之外,水底呈現出不同色度的藍。海底是一片又細又平整的沙灘,我們慢慢地在水中行走着。前面不遠處的海底岩石上,長滿了世界上最美麗的水生動植物。

2、是啊!海水沒有結冰。海面上只有一些小冰塊,一些浮動的冰山;遠處是碧波蕩漾的大海;天空中有成群的鳥,水裡有成群的魚;海水的顏色,由淺到深,從湛藍轉向橄欖綠。

3、一是尼摩船長的無比勇敢,二是他對人類仍會表現出無私的奉獻精神。不管他怎麼說,其實他內心對人類還是充滿了仁慈的愛心的。

4、發光的部分在海面上形成一個巨大的橢圓形,拉得很長,橢圓形中心是白熱的焦點,射出不可逼視的光度,這光度漸遠漸淡,至於熄滅。

5、生活是一位睿智的長者,生活是一位博學的老師,它常常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地為我們指點迷津,給我們人生的啟迪。

6、人生就像一座山,重要的不是它的高低,而在於靈秀;人生就像一場雨,重要的不是它的大小,而在於及時。

7、我從來沒有活的這麼顛倒,這麼糊塗過,好人成了壞人,壞人成了聖人,婊子成了觀音,烏龜王八都上了台。

8、但是,還沒有等大家提到嗓子眼的心回到原處,只聽見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劃破了沉寂的夜空,有如高壓水柱的呼嘯。

9、我們愈往南,這些漂流的冰島就愈來愈多,而且愈來愈大,南極的鳥類千百成群地在島上營巢,這是海燕、棋鳥和海鴨,它們吱吱喳喳的叫聲震得我們耳聾。

10、托雷斯海峽被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帶,不僅遍布着刺蝟一般的暗礁,而且岸邊還住着兇狠的土著人,聽說他們吃人肉。即使最大膽的航海家,也不敢冒險通過這裡。

11、耐心等待適用於我們的一切逃跑計劃,不管是兩年後,還是兩天後。因此,問題的關鍵在於,會不會有機會讓我們利用,我們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

12、人生是美好的,又是短暫的。有的人生寂寞,有的人生多彩,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人生追求;人生是一條沒有回程的單行線,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所有時光前行。

13、可是天氣很好。船在良好的情況中航行,這正是南半球天氣惡劣的季節,而這一帶的七月卻和我們歐洲的一月差不多。不過海是平靜的,人們一眼可以看得很遠。

14、由於人類變幻不定的本性,好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當初遠征事業最熱烈的擁護者必然變成最狂熱的反對者。

15、野蠻人!教授先生,您踏上陸地便遇上野蠻人,頗為驚訝吧?野蠻人陸地上哪兒沒有呀?再說,您所稱之的野蠻人比其他的人更壞嗎?

16、尖峽靠海矗立,回潮打來,泡沫飛濺,呷外有隆隆的吼叫聲發出,就像一群牛羊反芻類可能發出的聲響那麼利害。

17、各種各樣的貝殼、軟體類動物散步在柔軟的沙灘上,將海底裝扮成花園一般。我們的頭頂的上方是各種各樣的水母飄蕩着,恰似仙女撒下的朵朵鮮花。

18、如果我們想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解剖這個神秘的怪物。要解剖它,就得捉住它;要捉住它,就得叉住它。要叉住它,就得看見它;要看見它,就得碰見它。

19、正在鯊魚要將這個不幸的採珠人咬為兩段的關鍵時刻,它發現了新的敵人,因此立刻翻轉身體,猛地沖向尼摩船長。

20、船員中間遍布着不可遏止的憤怒。水手們咒罵怪物,但是,怪物卻不理睬他們。法拉古艦長不只是拈着他的那撮濃須,而且現在開始絞起它來了。

21、在人難以到達的海底進行探險,確實讓人匪夷所思,但我相信,科學的進步終有一天會使海底變成通途的。

22、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點綴在鏡子般閃閃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塊塊青灰色的金屬片。真可以說,我們是在水銀中游泳了。

23、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見的海底森林,生長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小樹上叢生的枝權都筆直伸向洋麵。沒有技條,沒有葉脈,像鐵杆一樣。

24、這人眼中閃出憤怒和輕蔑的光芒,我看得出這個人的生活中一定有過一段不平凡的經歷。他不單把自己放在人類的法律之外,而且使自己絕對的獨立、自由,不受任何約束!

25、在這浩瀚的大海中,人並不孤獨,因為它能感受到身邊涌動的生命。大海是一個奇妙的超自然存在,它是運動,是愛。它是無數的生命,猶如你們的一位詩人所說。

26、一大團鮮血染t了海水。鯊魚瘋狂地攪動着海水,掀起一陣難以形客的狂濤巨浪。尼德,蘭擊中了目標。

27、我於是躺在地上,正好躲在蘚苔叢林的後面,當我拾起頭來,我看見有巨大無比的軀體發出磷光,氣勢洶洶地走過來我血管中的血都凝結了!

28、耐心和持久勝過激烈和狂熱,不管環境變換到何種地步,只有初衷與希望永不改變的人,才能最終克服困難,達到目的。

29、海怪發出臨死前的怒吼,因為魚叉刺中了它的心臟。這頭怪物令人恐怖地抽搐着,它激起的巨浪掀倒了康賽爾。

30、天黑了,我們緊張地等待着機會。尼德迫不及待地想跳進海里,我勸慰着他,讓他不要衝動。依我看,鸚鵡螺號將會在海面上攻擊對方,我們可以乘人不備很容易地逃走。

31、可是,雲霧並不散開,到十一點,太陽還不出來。太陽不出,使我心中焦急,沒有太陽,不可能做各種觀察。那麼,怎樣決定我們是到了南極呢?

32、那一夜在印度洋上,它不是攻擊了某些船隻嗎?那個葬在珊瑚墓地的人,不正是諾第留斯號引起的衝突的犧牲者嗎?而在所有的海面上,人們也正在追逐這可怕的毀滅性機器!

33、大海平靜如鏡,天空湛藍,隨着海浪在微微地起伏着。微風從東邊徐徐吹來,海面泛起微微漣漪。雲霧散開,放眼望去,天際盡收眼底。浩瀚無邊的大海,一片空寂。

34、時間是早晨八點。太陽可以供我們觀察利用的時間只剩下四小時了。我向一處寬大的港灣一步步走去,灣作斬月形,在花崗石的懸崖中間。

35、自由通行的海。近邊只有一些散亂的冰塊和浮為的冰層,遠方一片大海,空中是群鳥世界;水底下有千億萬的魚類,水的顏色隨深淺的不同,現出從深濃的靛藍至橄覽的青綠。

36、人生似一束鮮花,仔細觀賞,才能看到它的美麗;人生似一杯清茶,細細品味,才能賞出真味道。我們應該從失敗中、從成功中、從生活品味出人生的哲理。

海底兩萬里好段

1、我摸索着慢慢地走。走了五步,我碰到一堵鐵牆,牆是用螺絲釘鉚住的鐵板。然後,我轉回來,撞上一張木頭桌子,桌子邊放有幾張方板凳。這間監獄的地板上鋪着很厚的麻墊子,走起來沒有一點腳步聲。光光的牆壁摸不出有問窗的痕迹。康塞爾從相反的方向走過來,碰着我;我們回到這艙房的中間,這艙房大約長二十英尺,寬十英尺。至於高度,尼德·蘭身材雖高,也沒有能衡量出來。

2、半個鐘頭過去了,我們的情形一點沒有改變,就在這時候,我們眼前的黑暗忽然轉變為極度的光明。我們的牢獄突然明亮了,就是說,房中突然充滿了十分強烈的發光體,我起初簡直受不了這種光亮。看見這雪白、強烈的光,我認出,這就是發生在潛水艇周圍,很美麗的磷光似的電光。我自然而然地閉了一下眼睛,一會兒又睜開,我看見光線是從裝在艙頂上的一個半透明的半球體中發出來的。

3、我的思想飛向法國去了,好像跟着黃道地區十二宮的星宿一齊去似的,這些星是有好幾個鐘頭照着法國的。月亮在頂上星辰中間輝煌照耀,我於是想到,這座忠實殷勤的地球衛星要在後天回到相同的這個地方來,掀起這些海波,是諾第留斯號脫離它的珊瑚石床。

4、像山的冰山,冰田或無邊際的平坦田場,浮冰或漂流的冰,層冰或碎裂的冰田,圓形環彎的稱為冰圈。到處都有峭削的尖峰,像直升到二百英尺高的細針,遠一點,削戍尖峰的一連串懸崖,帶着灰白的色澤,像一面一面的大鏡,反映出一些半浸在雲霧中的陽光。

5、我前面說過,法拉古艦長這人很細心,他把打巨大鯨魚類用的各種裝備都帶在船上。就是一隻捕鯨船也不會裝備得更完備了。我們船上的武器,應有盡有,從手投的魚叉。一直到鳥槍的開花彈和用炮發射的鐵箭。在前甲板上裝有一門十分完善的後膛炮,炮身很厚,炮口很窄,這種炮的模型曾在1867年的萬國博覽會中展覽過。這門寶貴的大炮:是美國造的,可以發出重四公斤的錐形炮彈,射程是十六公里。

6、由於天生就的動搖性,容易從一個極端跑到另一個極端。當初最熱誠擁護這次遠征的人,現在卻變成最激烈的反對者了。這次反響從艙底發生,從倉庫看守人的崗位傳到船參謀部的軍官餐廳。毫無疑問,如果不是法拉古艦長特別堅持,這艘船早就掉頭往南開了。

7、戰艦跟那鯨魚衝撞的時間是在夜間十一點鐘左右。所以到太陽升起,我們還得游泳八個小時。我們替換着游,游八小時必然可以做到。海面相當平靜,我們還不至於過度疲勞。有時,我的眼光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麼也看不見,只有那由於我們游泳動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點閃光來。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點綴在鏡子般閃閃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塊塊青灰色的金屬片。真可以說,我們是在水銀中游泳了。

8、不過康塞爾還拖着我。他有時抬起頭來,直往前看,發出呼喊,回答他的聲音越來越近了。我幾乎沒有聽見,我的氣力盡了,我的手指都僵了,我的手再不能支持我了:我的嘴抽搐着,一張開就灌滿海水:冷氣侵襲着我。我最後一次抬起頭來,一會兒又沉下去了。

9、這時正是下午三點。領港人從大船下來,上了他的小。艇,駛到在下風等着他的一艘小快船那邊。煤火添起來了,機輪更急地攪動水波,大船沿長島低低的黃色海岸行駛,在晚間八點的時候,西北方不見了火島的燈光,船便開足馬力,在大西洋黑沉沉的波濤上奔馳了。

10、我也欣賞了無數的水母,是最美麗的水母屬,馬露因海中特有的繭形水母。有時,它們顯出半球形,像很光滑的一把傘,上面有紅褐色的條紋,下面垂着十二朵挺有規則的花彩。有時又是一個翻過來的花籃,很美觀地從籃中散出紅色大片的葉和紅色的細枝。

11、我們在很細,很平,沒有皺紋,像海灘上只留有潮水的痕迹的沙上行走。這種眩人眼目的地毯,像真正的反射鏡,把太陽光強烈地反射出去。由此而生出那種強大的光線輻射,透入所有的水層中。如果我肯定說,在水中深三十英尺的地方,我可以像在太陽光下一樣看得清楚,那人們能相信我嗎?

12、我絕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看見戰鬥形勢開始發生逆轉,船長被鯊魚掀到海底,它那巨大的軀體沉重地遮在他的上面。這時,鯊魚張開它的血盆大口,彷彿工廠中的大力錯對準尼摩船長,準備將他切割成碎片。可是,正在這危急的時候,尼德.蘭手握魚叉飛快地沖向鯊魚,然後向它猛力投出了魚叉。

13、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見的海底森林,生長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小樹上叢生的枝權都筆直伸向洋麵。沒有技條,沒有葉脈,像鐵杆一樣。在這像溫帶樹林一般高大的各種不同的灌木中間,遍地生長着帶有生動花朵的各色珊瑚。美麗極了!原來,海底這麼迷人!真想也到海底參觀。

14、這時候,我倚在船頭右舷圍板上。康塞爾站在我的旁邊,眼睛向前看着。全體船員,爬在纜素梯繩上面,細心考察漸漸縮小和沉黑了的天邊。軍官們拿着夜間用的望遠鏡,向漸次黑暗的各方搜索。月亮有時從朵朵的雲間吐出一線光芒,使沉黑的海面閃耀着光輝;一會兒又消逝在黑暗中了。

15、旋毛魚,這魚發電的力量相等於電鰻和電魚。多鱗的紋翅魚,這魚身上有古銅色橫斜的帶紋。淡青色的鱉魚。好幾種蝦虎魚等。最後是些身材較長大的魚,一條頭部隆起的加郎魚,好幾條一米長的美麗的鯉魚,身上帶天藍和銀白相間的顏色,三條華麗的金槍魚。不管它們行動得多快,可也沒能躲過袋網,脫不了身。

16、蘭可夫探照器使用起來,我們沿着正在形成的珊瑚層走,這些珊瑚脈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有一天將會把印度洋的這一部分海面封閉起來。路旁儘是錯雜的小珊瑚樹所形成的混亂的珊瑚樹叢,枝杈上長滿白光閃閃的星狀小花。不過,跟陸地上的植物正相反,固定在海底岩石上的珊瑚樹的枝杈,全是從上到下發展的。

17、我又讓自己浸沉在種種空想中了。現在要停止這些空想,因為,在我看來,時間已經把這些空想變成為可怕的現實。我再說一次,當時對於這件怪事的性質有這一種意見,就是大家都一致承認有一種神奇東西的存在,而這種東西和怪誕的大海蛇並沒有絲毫共同之點。

18、當然,對於這樣一個忠心的僕人我是信任的。通常我從不問他是不是願意跟我去旅行,但這次旅行有點不同,是一次期限可以無限延長的遠征,是凶多吉少的冒險,是追趕能像敲碎核桃殼一樣撞沉一艘二級戰艦的動物:就是最沒有感覺的人,對這問題也得考慮考慮吧!康塞爾會有什麼意見呢?

19、因此,反響發生了。首先是人心失望,給懷疑的心理打開一個缺口。船上產生了另一種情緒,造成這情緒的因素是三分羞愧,七分惱怒。死盯住一個空想,自然是“愚蠢”,但更多的是惱怒!一年來累積起的像磐石一般的理由,一下子完全垮下來了,這時每個人都想好好吃一吃,睡一睡,來彌補因為自己愚蠢而犧牲了的時間。

20、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等人們決定要追趕這怪物的時候。怪物再也不出現了。在兩個月的時間內,誰都沒有得到怪物的消息,也沒有海船碰見它。好像這條海麒麟已經得到了人們準備進攻它的情報。因為大家說得大多了,甚至於用大西洋的海底電線來說!所以,喜歡說笑話的人說,這個精靈的東西一定在中途偷聽了電報,現在它啟己有了防備。不再隨便出來。

21、我自然也熟悉當時議論紛紛的這個問題,而且我怎能不知道呢?我把美國和歐洲的各種報刊讀了又讀,但沒有獲得進一步的了解。因為這個怪物,我作了種種猜測。由於自己拿不定主意,我始終搖擺於極端不同的見解之間。這是一件真實的事,那是無可置疑的;懷疑這事的人,請他們去摸一摸斯各脫亞號的裂口好了。

22、珊瑚蟲是一群聚集在易碎的石質偽珊瑚樹上的微生物的總體。這些珊瑚蟲有一種獨特的繁殖力,像枝芽滋生一樣,它們有自己本身的生命,同時又有共同的生命,所以這種情形好像是一種自然的社會主義;我知道最近關於這種奇怪的植蟲動物的研究結果,照生物學家的觀察,珊瑚蟲在分支繁殖中就起礦化作用。對我來說,去參觀大自然種植在海底下的一處石質森林,實在是最感興趣不過的了。

23、我至今仍能看到尼摩船長當時的姿態。他蹲伏在那裡,帶着令人欽佩的冷靜等待着那頭巨大的鯊魚。當鯊魚沖向他的時候,他異常橋捷地跳到一旁,躲過了鯊魚的衝擊,同時將短刀深深地刺入了鯊魚的肋部。不過,一切並沒有結束。一場可怕的戰鬥在繼續進行。

24、我們一進去,上面狹小的蓋板立即關上了,四周是漆黑的一團。從光亮的地方,突然進入黑暗中,我的眼睛什麼也看不見。我感到我的光腳是緊緊地踩在一架鐵梯上。尼德·蘭和康塞爾,被人們抓得緊緊的,跟在我後面。鐵梯下面一扇門打開了,我們走進去以後,門就立即關上,發出很響亮的聲音。

25、大家一直警戒到天亮,每個人都在準備戰鬥。各種打魚的器械都擺在船欄杆邊。二副裝好了大口徑短鉸,這短銑能把魚叉射出一英里遠,又裝好了打開花彈的長滄,一擊中就是致命傷,哪怕最強大的動物也不能例外。尼德·蘭本人只是在那裡磨他的魚叉,魚叉在他的手裡就是件可怕的武器。

26、馬車從百老匯路直到團結廣場,再經過第四號路到包法利街的十字路口,走人加上林街,停在三十四號碼頭,這一趟車費是二十法郎。碼頭邊,加上林輪渡把我們(人、馬和車)送到布洛克林。布洛克林是紐約的一個區,位於東河左岸,走了幾分鐘,我們便抵達停泊林肯號的碼頭,林肯號的兩座煙囪正噴出濃密的黑煙。

27、安德生船長吩咐馬上停船,並且命令一個潛水員下水檢查船身的損壞情形。一會兒,他知道船底有一個長兩米的大洞。這樣一個裂口是沒法堵住的,斯各脫亞號儘管機輪有一半浸在水裡,但也必須繼續行駛。當時船離克利亞峽還有三百海里,等船駛進公司的碼頭,已經誤了三天期,在這三天里,利物浦的人都為它惶惶不安。

28、在整個一小時內,戰艦隻能保持着這樣的速度,多進二米也辦不到!這對於美國海軍中的一艘最快的戰艦來說,實在是太難堪了。船員中間遍布着不可遏止的憤怒。水手們咒罵怪物,但是,怪物卻不理睬他們。法拉古艦長不只是拈着他的那撮濃須,而且現在開始絞起它來了。

29、在挪威沿岸一帶的危險海域中,阿龍納斯、孔塞伊和內德·蘭德,乘坐小艇脫離了諾第留斯號,結束了這次穿過太平洋、印度洋、紅海、地中海、南北兩極海洋的海底兩萬里環球旅行。阿龍納斯希望:如果尼摩船長老是居住在他所選擇的海洋中,但願所有仇恨都在這顆倔強的心中平息!但願他這個高明的學者繼續做和平的勘探工作!

30、像閃電一般炔,他們粗暴地把我們架進這隻潛水船中。我的夥伴和我,簡直連辨明方向的時間都沒有。他們走進這浮動的監牢中,心中會有什麼感覺,我可不知道:但我自己卻不禁打了個寒戰,感覺皮膚都冰涼了。我們跟誰打交道呢?無疑地是跟一些新型的橫行海上的海盜打交道。

31、十年來,直到現在,凡我為科學而去的地方,康塞爾都跟我去。他自己從不想到旅行的長久或疲勞。不管有多遠,不管去什麼地方,去中國或是去剛果,他總是提起他的行李箱立即出發他到哪裡去都一樣,連問也不問。他身體健康,肌肉結實,不在乎疾病,一點也不神經質,就是好像不會用腦子似的,至於思考能力,那就更談不到了。

32、燈光在色彩很鮮艷的枝葉中間照來照去,顯現出美麗迷人的景象。我好像是看見了薄膜一般的和圓筒形樣的細管在海波下顫動。我要去采它們的帶有纖維觸鬚的新鮮花瓣(有的剛開,有的剛露頭)的時候,有些身子輕快、鰭迅速擺動的魚走來,像鳥飛過一樣觸動了它們。但是,當我的手一挨近這些活花朵,這些有生命的含羞草的時候,花叢中立即發出警報來。於是雪白的花瓣縮入它們的朱紅匣子中去了,花朵在我眼前消失了,珊瑚叢隨即轉變為一大團圓石丘。

33、偶然的機會把這種植蟲動物的一些最寶貴的品種擺在我面前。這種珊瑚跟在地中海、法國、意大利和巴巴利海岸打到的一樣有價值。商業上對於其中最美的幾種給了“血花”和“血沫”這樣詩意的名字,它們的鮮艷顏色證明這是有道理的。這種珊瑚一直賣到五百法郎一公斤,在這一帶海水裡面實在是蘊藏有無數打撈珊瑚的人的財富呢!

34、所以,我們的命運是完全由指揮這機器的神秘的領航人的意思來決定了。如果他們潛入水中,我們便完了!除了這種情形,那我並不懷疑跟他們取得聯繫的可能性。正是,如果他們不能造空氣,他們一定要常常到洋麵上來,更換他們呼吸的空氣。所以,船上層必然有一個孔,使船內部可以跟外間的大氣互相交流。

35、林肯號是為著它的新目標而特選和裝備好的。它是一般速度很快的二級戰艦,裝有高壓蒸汽機,可以使氣壓增加到七個大氣壓力。在這個壓力下,林肯號的速度平均可以達到每小時十八點三海里,這是很快的速度,但跟那隻巨大的鯨魚類動物搏鬥還是不夠的。

36、我於是躺在地上,正好躲在蘚苔叢林的後面,當我拾起頭來,我看見有巨大無比的軀體發出磷光,氣勢洶洶地走過來我血管中的血都凝結了!我看見逼近我們的是十分厲害的鮫魚,是一對火鮫,是最可怕的鯊魚類,尾巴巨大,眼光呆板陰沉,嘴的周圍有很多孔,孔中噴出磷質,閃閃發光。

37、法拉古艦長是一位優秀海員,完全配得上他指揮的這:只戰艦。他的船跟他融為一體,他是船的靈魂。關於那條鯨魚類動物的問題,他心中並不存在什麼疑問,他不許在船上討論有無這隻動物的問題。他相信這動物的存在就像許多老實婦女相信有海怪一樣,完全是出於信仰,而不是由於理智。這怪物是有的,他發誓要把它從海上清除出去。他像羅得島的騎士,像杜端尼。德哥森去迎擊騷擾他海島的大蛇。不是法拉古艦長殺死獨角鯨,就是獨角鯨弄死法拉古艦長,沒有什麼中間路線。

38、到這裡,植物界開始和礦物界競爭。一些垂頭喪氣的向陽花,余香飄渺,葉已半凋的花冠耷拉着。在長葉枯萎的蘆薈下,星星點點地生長着一些菊花,樣子顯得有些靦腆。在一條條岩漿流之間,我還發現了一些小紫羅蘭,依然清香撲鼻。我承認,我貪婪地聞了聞。芳香,是花的靈魂,而水生植物的花,色彩絢麗,卻沒有靈魂!

集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