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兩萬里句子

2022年9月21日07:56:26海底兩萬里句子已关闭评论 1
摘要

1、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見的海底森林,生長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小樹上叢生的枝權都筆直伸向洋麵。沒有技條,沒有葉脈,像鐵杆一樣。在這像溫帶樹林一般高大的各種不同的灌木中間,遍地生長着帶有生動花朵的各色珊瑚。美麗極了!

1、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見的海底森林,生長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小樹上叢生的枝權都筆直伸向洋麵。沒有技條,沒有葉脈,像鐵杆一樣。在這像溫帶樹林一般高大的各種不同的灌木中間,遍地生長着帶有生動花朵的各色珊瑚。美麗極了!

2、我的思想飛向法國去了,好像跟着黃道地區十二宮的星宿一齊去似的,這些星是有好幾個鐘頭照着法國的。月亮在頂上星辰中間輝煌照耀,我於是想到,這座忠實殷勤的地球衛星要在後天回到相同的這個地方來,掀起這些海波,是諾第留斯號脫離它的珊瑚石床。

3、我自然也熟悉當時議論紛紛的這個問題,而且我怎能不知道呢?我把美國和歐洲的各種報刊讀了又讀,但沒有獲得進一步的了解。因為這個怪物,我作了種種猜測。由於自己拿不定主意,我始終搖擺於極端不同的見解之間。這是一件真實的事,那是無可置疑的;懷疑這事的人,請他們去摸一摸斯各脫亞號的裂口好了。

4、燈光照在這些色彩艷麗的珊瑚樹枝上,造成各種各樣的的迷人景象。我似乎看到這些膜性圓柱形管足在海水的涌動下搖曳。一些身似輕燕、游得像鳥兒飛一樣的魚,在珊瑚之間游來游去。

5、到早晨一點左右,我感到極端疲倦。我的四肢痙攣得很厲害,漸漸發硬,不能靈活運用了。康塞爾不得不來支持我,我們保全生命的擔子於是完全落在他一一人身上。不久我聽到這個可憐人發喘了;他的呼吸漸漸短促了。我明白他也不能支持很久了。

6、我認為法拉古艦長把這人請到船上來,是完全正確的。這個人,單單他一人,從手和眼兩點來看,就相當於全體的:船員。我不能有再好的比方,只能說他是一架強度的望遠鏡,而且是一門隨時可以發射的大炮。

7、餐廳里的裝飾既高雅又樸素,兩邊各放着一個高大的橡木餐櫃,上面有烏木的裝飾花紋。餐櫃由一些隔板隔開,這些隔板都呈流線型,上面擺放着一些貴重的陶器、瓷器和玻璃器皿。天花板上的圖案精美極了,燈火透過來也顯得分外柔和。

8、大廈巍然屹立,是因為有堅強的支柱,理想和信仰就是人生大廈的支柱;航船破浪前行,是因為有指示方向的羅盤,理想和信仰就是人生航船的羅盤;列車奔馳千里,是因為有引導它的鐵軌,理想和信仰就是人生列車上的鐵軌。

9、生命的美麗,永遠展現在她的進取之中;就像大樹的美麗,是展現在它負勢向上高聳入雲的蓬勃生機中;像雄鷹的美麗,是展現在它搏風擊雨如蒼天之魂的翱翔中;像江河的美麗,是展現在它波濤洶湧一瀉千里的奔流中。

10、在挪威沿岸一帶的危險海域中,阿龍納斯、孔塞伊和內德·蘭德,乘坐小艇脫離了諾第留斯號,結束了這次穿過太平洋、印度洋、紅海、地中海、南北兩極海洋的海底兩萬里環球旅行。阿龍納斯希望:如果尼摩船長老是居住在他所選擇的海洋中,但願所有仇恨都在這顆倔強的心中平息!但願他這個高明的學者繼續做和平的勘探工作!

11、十年來,直到現在,凡我為科學而去的地方,康塞爾都跟我去。他自己從不想到旅行的長久或疲勞。不管有多遠,不管去什麼地方,去中國或是去剛果,他總是提起他的行李箱立即出發他到哪裡去都一樣,連問也不問。他身體健康,肌肉結實,不在乎疾病,一點也不神經質,就是好像不會用腦子似的,至於思考能力,那就更談不到了。

12、百米之外,水底呈現出不同色度的藍。海底是一片又細又平整的沙灘,我們慢慢地在水中行走着。前面不遠處的海底岩石上,長滿了世界上最美麗的水生動植物。

13、天黑了,我們緊張地等待着機會。尼德迫不及待地想跳進海里,我勸慰着他,讓他不要衝動。依我看,鸚鵡螺號將會在海面上攻擊對方,我們可以乘人不備很容易地逃走。

14、托雷斯海峽被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帶,不僅遍布着刺蝟一般的暗礁,而且岸邊還住着兇狠的土著人,聽說他們吃人肉。即使最大膽的航海家,也不敢冒險通過這裡。

15、我至今仍能看到尼摩船長當時的姿態。他蹲伏在那裡,帶着令人欽佩的冷靜等待着那頭巨大的鯊魚。當鯊魚沖向他的時候,他異常橋捷地跳到一旁,躲過了鯊魚的衝擊,同時將短刀深深地刺入了鯊魚的肋部。不過,一切並沒有結束。一場可怕的戰鬥在繼續進行。

16、珊瑚蟲是一群聚集在易碎的石質偽珊瑚樹上的微生物的總體。這些珊瑚蟲有一種獨特的繁殖力,像枝芽滋生一樣,它們有自己本身的生命,同時又有共同的生命,所以這種情形好像是一種自然的社會主義;我知道最近關於這種奇怪的植蟲動物的研究結果,照生物學家的觀察,珊瑚蟲在分支繁殖中就起礦化作用。對我來說,去參觀大自然種植在海底下的一處石質森林,實在是最感興趣不過的了。

17、看到最怪誕、最荒唐、甚至神話式的生物,也不會使我驚駭到這種程度。造物者手中造出來的東西怎麼出奇,也容易了解。現在一下子看到那種不可能的事竟是奧妙地由人的雙手實現的,那就不能不使人感到十分驚訝了!

18、海上風平浪靜,天空清朗無雲。長長的船身差不多感不到海洋的闊大波動。一陣輕微的東風吹皺了洋麵。夭慚全無煙霧,可以望得很遠。我們望不見什麼。望不見暗礁,望不見小島。

19、在這浩瀚的大海中,人並不孤獨,因為它能感受到身邊涌動的生命。大海是一個奇妙的超自然存在,它是運動,是愛。它是無數的生命,猶如你們的一位詩人所說。

20、在那邊,距戰艦一海里半左右,一個長長的黑色軀體浮出水上一未來。它的尾巴,激動着水,攪成很大的一個漩渦。任何東西的尾巴都不能這樣有力地擊打海水。這個動物走過,尾后留下一行巨大、雪白耀眼的水紋,並且描成一條長長的曲線。

21、森林中生長着高大的樹木,這些樹形狀特殊,樹榦、樹枝全都筆直地生長着,像鐵杆一般刺向海面,這連樹下的海帶和水藻,也是堅定不移地垂直向上生長。這林子簡直就是垂直錢的世界。

22、像山的冰山,冰田或無邊際的平坦田場,浮冰或漂流的冰,層冰或碎裂的冰田,圓形環彎的稱為冰圈。到處都有峭削的尖峰,像直升到二百英尺高的細針,遠一點,削戍尖峰的一連串懸崖,帶着灰白的色澤,像一面一面的大鏡,反映出一些半浸在雲霧中的陽光。

23、法拉古艦長是一位優秀海員,完全配得上他指揮的這:只戰艦。他的船跟他融為一體,他是船的靈魂。關於那條鯨魚類動物的問題,他心中並不存在什麼疑問,他不許在船上討論有無這隻動物的問題。他相信這動物的存在就像許多老實婦女相信有海怪一樣,完全是出於信仰,而不是由於理智。這怪物是有的,他發誓要把它從海上清除出去。他像羅得島的騎士,像杜端尼。德哥森去迎擊騷擾他海島的大蛇。不是法拉古艦長殺死獨角鯨,就是獨角鯨弄死法拉古艦長,沒有什麼中間路線。

24、蘭可夫探照器使用起來,我們沿着正在形成的珊瑚層走,這些珊瑚脈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有一天將會把印度洋的這一部分海面封閉起來。路旁儘是錯雜的小珊瑚樹所形成的混亂的珊瑚樹叢,枝杈上長滿白光閃閃的星狀小花。不過,跟陸地上的植物正相反,固定在海底岩石上的珊瑚樹的枝杈,全是從上到下發展的。

25、我們在很細,很平,沒有皺紋,像海灘上只留有潮水痕迹的沙上行走。這種眩人眼目的地毯,像真正的反射鏡,把太陽光強烈地反射出去。由此而生出那種強大的光線輻射,透人所有的水層中。

26、不過,快到半夜的時候,它不見了,或用一句更準確的話說,它像一隻大螢火蟲一樣不發光了。它逃了嗎?我介就怕它逃,我們不希望它逃。但到早晨零點五十三分的時候傳來一種震耳欲聾的嘯聲,好橡被極強的壓力擠出的水柱所發的嘯聲那樣。

27、像閃電一般炔,他們粗暴地把我們架進這隻潛水船中。我的夥伴和我,簡直連辨明方向的時間都沒有。他們走進這浮動的監牢中,心中會有什麼感覺,我可不知道:但我自己卻不禁打了個寒戰,感覺皮膚都冰涼了。我們跟誰打交道呢?無疑地是跟一些新型的橫行海上的海盜打交道。

28、由於天生就的動搖性,容易從一個極端跑到另一個極端。當初最熱誠擁護這次遠征的人,現在卻變成最激烈的反對者了。這次反響從艙底發生,從倉庫看守人的崗位傳到船參謀部的軍官餐廳。毫無疑問,如果不是法拉古艦長特別堅持,這艘船早就掉頭往南開了。

29、人生似一束鮮花,仔細觀賞,才能看到它的美麗;人生似一杯清茶,細細品味,才能賞出真味道。我們應該從失敗中、從成功中、從生活品味出人生的哲理。

30、在整個一小時內,戰艦隻能保持着這樣的速度,多進二米也辦不到!這對於美國海軍中的一艘最快的戰艦來說,實在是太難堪了。船員中間遍布着不可遏止的憤怒。水手們咒罵怪物,但是,怪物卻不理睬他們。法拉古艦長不只是拈着他的那撮濃須,而且現在開始絞起它來了。

31、自由通行的海。近邊只有一些散亂的冰塊和浮為的冰層,遠方一片大海,空中是群鳥世界;水底下有千億萬的魚類,水的顏色隨深淺的不同,現出從深濃的靛藍至橄覽的青綠。

32、耐心等待適用於我們的一切逃跑計劃,不管是兩年後,還是兩天後。因此,問題的關鍵在於,會不會有機會讓我們利用,我們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

33、他發出命令。為了不至把敵方驚醒,林肯號減低速度,小心謹慎地前進。在大海中碰到睡著了的鯨魚,因而勝利地攻擊它們,這並不是希奇的事情,尼德蘭也不止一次在鯨魚昏睡的時候叉中了它們。加拿大人又到了船頭斜桅下,走上了他原來的崗位。

34、這可怕的一切不過是瞬間發生的事情。鯊魚轉身返回,翻轉脊背,準備一口將印度人咬成兩段。正在這時,我察覺到蹲伏在我身旁的尼摩船長突然站起身來,然後手持短刀,奮力向那頭怪物衝去,準備迎面與它決戰。

35、滿地都是腔腸動物和棘皮動物。變化不一的叉形蟲,孤獨生活的角形蟲,純潔的眼球叢,被人叫作雪白珊瑚的聳起作蘑菇形的菌生蟲,肌肉盤貼在地上的白頭翁……布置成一片花地;再鑲上結了天藍絲絛領子的紅花石疣,散在沙間象星宿一般的海星。

36、在大廳中間是一個美麗的噴泉,水珠在電光的照耀下噴落在一個大貝殼做的水池中。這個貝殼大約有6米長,極其罕見。周圍的玻離櫃中全是五顏六色、價值連城的珍珠和各種珍奇的海底動植物標本。

37、戰艦跟那鯨魚衝撞的時間是在夜間十一點鐘左右。所以到太陽升起,我們還得游泳八個小時。我們替換着游,游八小時必然可以做到。海面相當平靜,我們還不至於過度疲勞。有時,我的眼光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麼也看不見,只有那由於我們游泳動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點閃光來。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點綴在鏡子般閃閃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塊塊青灰色的金屬片。真可以說,我們是在水銀中游泳了。

38、我於是躺在地上,正好躲在蘚苔叢林的後面,當我拾起頭來,我看見有巨大無比的軀體發出磷光,氣勢洶洶地走過來我血管中的血都凝結了!我看見逼近我們的是十分厲害的鮫魚,是一對火鮫,是最可怕的鯊魚類,尾巴巨大,眼光呆板陰沉,嘴的周圍有很多孔,孔中噴出磷質,閃閃發光。

39、在收到何伯遜部長的信之前三秒鐘,我還像不願意去北冰洋旅行一樣不願意去追逐海麒麟。讀了這位海軍部長的來信,三秒鐘之後,我才理解到我的真正志願,我生平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捕捉這樣搗亂的怪物,把它從世界上清除出去。

40、生活,就是面對現實微笑,就是越過障礙注視未來;生活,就是用心靈之剪,在人生之路上裁出葉綠的枝頭;生活,就是面對困惑或黑暗時,靈魂深處燃起豆的卻明亮且微笑的燈火。

41、海葵像花朵一般開放在珊瑚叢里,它那新鮮花瓣一樣在觸鬚在水中微微漂動。當我的手挨近它們時,嬌艷的花瓣忽地一下縮回去,“花朵”立刻在我眼前消失了,只留下大塊的珊瑚石。

42、珊瑚叢越來越密,樹枝狀結晶物也越來越大。在我們面前,是真正石化的矮林,千姿百態,猶如造型奇特的建築。我們那些蛇形管燈的燈光照在天然拱門凸凹不平的表面上,會產生夢幻般的效果。

43、不過康塞爾還拖着我。他有時抬起頭來,直往前看,發出呼喊,回答他的聲音越來越近了。我幾乎沒有聽見,我的氣力盡了,我的手指都僵了,我的手再不能支持我了:我的嘴抽搐着,一張開就灌滿海水:冷氣侵襲着我。我最後一次抬起頭來,一會兒又沉下去了。

44、可是,這種無益的搜索再也不能拖得過久。林肯號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實在絲毫沒有可以責備的地方了。美國海軍部派到這隻船上的人員,從沒有表現過這麼大的耐心和熱情;失敗並不能怪他們;現在除了回航沒有什麼可做了。

45、我轉身看着尼摩船長,這個真正的復仇者、可怖的劊子手,正以帶着復仇后快感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場景。當一切結束之後,他才進入他的房間。我看見他在一個年輕婦女與兩個小孩的肖像前跪下,雙臂向前伸出,突然抽咽起來。

46、我愛它,像是愛我最心愛的東西一樣!雖然你們的船常受海洋的意外襲擊。海上一切都是危險的,荷蘭人楊生說的很好他說人們在海上的第一個印象就是怕人的無底深淵的感覺但是在諾底留斯號船上,人們心中就一點沒有什麼害怕。

47、我們愈往南,這些漂流的冰島就愈來愈多,而且愈來愈大,南極的鳥類千百成群地在島上營巢,這是海燕、棋鳥和海鴨,它們吱吱喳喳的叫聲震得我們耳聾。

48、人生是美好的,又是短暫的。有的人生寂寞,有的人生多彩,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人生追求;人生是一條沒有回程的單行線,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所有時光前行。

49、到這裡,植物界開始和礦物界競爭。一些垂頭喪氣的向陽花,余香飄渺,葉已半凋的花冠耷拉着。在長葉枯萎的蘆薈下,星星點點地生長着一些菊花,樣子顯得有些靦腆。在一條條岩漿流之間,我還發現了一些小紫羅蘭,依然清香撲鼻。我承認,我貪婪地聞了聞。芳香,是花的靈魂,而水生植物的花,色彩絢麗,卻沒有靈魂!

50、如果我們想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解剖這個神秘的怪物。要解剖它,就得捉住它;要捉住它,就得叉住它。要叉住它,就得看見它;要看見它,就得碰見它。

51、這時候,法拉古艦長正要人解開布洛克林碼頭纜柱上拴住林肯號的最後幾根鐵索。看來如果我遲到一刻鐘,半刻鐘,船就會開走,我也就不能參加這次出奇的、神秘的、難以相信的遠征了。這次遠征的經過,雖然是真實記錄,將來可能還會有人懷疑的。

52、大海平靜如鏡,天空湛藍,隨着海浪在微微地起伏着。微風從東邊徐徐吹來,海面泛起微微漣漪。雲霧散開,放眼望去,天際盡收眼底。浩瀚無邊的大海,一片空寂。

53、這人眼中閃出憤怒和輕蔑的光芒,我看得出這個人的生活中一定有過一段不平凡的經歷。他不單把自己放在人類的法律之外,而且使自己絕對的獨立、自由,不受任何約束!

54、因此,反響發生了。首先是人心失望,給懷疑的心理打開一個缺口。船上產生了另一種情緒,造成這情緒的因素是三分羞愧,七分惱怒。死盯住一個空想,自然是“愚蠢”,但更多的是惱怒!一年來累積起的像磐石一般的理由,一下子完全垮下來了,這時每個人都想好好吃一吃,睡一睡,來彌補因為自己愚蠢而犧牲了的時間。

55、生命是盛開的花朵,它綻放得美麗,舒展,絢麗多資;生命是精美的小詩,清新流暢,意蘊悠長;生命是優美的樂曲,音律和諧,宛轉悠揚;生命是流淌的江河,奔流不息,滾滾向前。

56、我摸索着慢慢地走。走了五步,我碰到一堵鐵牆,牆是用螺絲釘鉚住的鐵板。然後,我轉回來,撞上一張木頭桌子,桌子邊放有幾張方板凳。這間監獄的地板上鋪着很厚的麻墊子,走起來沒有一點腳步聲。光光的牆壁摸不出有問窗的痕迹。康塞爾從相反的方向走過來,碰着我;我們回到這艙房的中間,這艙房大約長二十英尺,寬十英尺。至於高度,尼德·蘭身材雖高,也沒有能衡量出來。

57、我們一進去,上面狹小的蓋板立即關上了,四周是漆黑的一團。從光亮的地方,突然進入黑暗中,我的眼睛什麼也看不見。我感到我的光腳是緊緊地踩在一架鐵梯上。尼德·蘭和康塞爾,被人們抓得緊緊的,跟在我後面。鐵梯下面一扇門打開了,我們走進去以後,門就立即關上,發出很響亮的聲音。

58、海帶和水藻,受到海水強大密度的影響,堅定不移地沿着垂直線生長。而且這些水草叉是靜止不動的,當我用手分開它們的時候,一放手,它們立即回復原來的筆直狀態。這林子簡直就是垂直線的世界。

59、那一夜在印度洋上,它不是攻擊了某些船隻嗎?那個葬在珊瑚墓地的人,不正是諾第留斯號引起的衝突的犧牲者嗎?而在所有的海面上,人們也正在追逐這可怕的毀滅性機器!

60、所以,我們的命運是完全由指揮這機器的神秘的領航人的意思來決定了。如果他們潛入水中,我們便完了!除了這種情形,那我並不懷疑跟他們取得聯繫的可能性。正是,如果他們不能造空氣,他們一定要常常到洋麵上來,更換他們呼吸的空氣。所以,船上層必然有一個孔,使船內部可以跟外間的大氣互相交流。

61、可是,在他準備投叉的時候,這條鯨魚立即逃開了,它行動敏捷,照我來看,它的速度每小時至少是三十海里。甚至在我們的船以最快速度航行的時候,它竟然能夠繞船一周,似乎跟我們開玩笑呢!憤怒的喊聲從大家的胸膛中迸發出來!

62、馬車從百老匯路直到團結廣場,再經過第四號路到包法利街的十字路口,走人加上林街,停在三十四號碼頭,這一趟車費是二十法郎。碼頭邊,加上林輪渡把我們(人、馬和車)送到布洛克林。布洛克林是紐約的一個區,位於東河左岸,走了幾分鐘,我們便抵達停泊林肯號的碼頭,林肯號的兩座煙囪正噴出濃密的黑煙。

63、林肯號是為著它的新目標而特選和裝備好的。它是一般速度很快的二級戰艦,裝有高壓蒸汽機,可以使氣壓增加到七個大氣壓力。在這個壓力下,林肯號的速度平均可以達到每小時十八點三海里,這是很快的速度,但跟那隻巨大的鯨魚類動物搏鬥還是不夠的。

64、他發出命令。為了不至把敵方驚醒,林肯號減低速度,小心謹慎地前進。在大海中碰到睡著了的鯨魚,因而勝利地攻擊它們,這並不是希奇的事情,尼德·蘭也不止一次在鯨魚昏睡的時候叉中了它們。加拿大人又到了船頭斜桅下,走上了他原來的崗位。

65、大家一直警戒到天亮,每個人都在準備戰鬥。各種打魚的器械都擺在船欄杆邊。二副裝好了大口徑短鉸,這短銑能把魚叉射出一英里遠,又裝好了打開花彈的長滄,一擊中就是致命傷,哪怕最強大的動物也不能例外。尼德·蘭本人只是在那裡磨他的魚叉,魚叉在他的手裡就是件可怕的武器。

66、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需要對別人察顏觀色的從容,一種終於停止了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一種並不陡峭的高度。

67、旋毛魚,這魚發電的力量相等於電鰻和電魚。多鱗的紋翅魚,這魚身上有古銅色橫斜的帶紋。淡青色的鱉魚。好幾種蝦虎魚等。最後是些身材較長大的魚,一條頭部隆起的加郎魚,好幾條一米長的美麗的鯉魚,身上帶天藍和銀白相間的顏色,三條華麗的金槍魚。不管它們行動得多快,可也沒能躲過袋網,脫不了身。

68、我也欣賞了無數的水母,是最美麗的水母屬,馬露因海中特有的繭形水母。有時,它們顯出半球形,像很光滑的一把傘,上面有紅褐色的條紋,下面垂着十二朵挺有規則的花彩。有時又是一個翻過來的花籃,很美觀地從籃中散出紅色大片的葉和紅色的細枝。

69、是啊!海水沒有結冰。海面上只有一些小冰塊,一些浮動的冰山;遠處是碧波蕩漾的大海;天空中有成群的鳥,水裡有成群的魚;海水的顏色,由淺到深,從湛藍轉向橄欖綠。

70、我又讓自己浸沉在種種空想中了。現在要停止這些空想,因為,在我看來,時間已經把這些空想變成為可怕的現實。我再說一次,當時對於這件怪事的性質有這一種意見,就是大家都一致承認有一種神奇東西的存在,而這種東西和怪誕的大海蛇並沒有絲毫共同之點。

71、在許多植蟲動物中間,有那些名海扁筒的船形腔腸類,那是一種粗大的長方形膀眈,帶螺鈾質的閃光,把它們的膜迎風張開,讓它們的藍觸鬚浮在水中,像絲線一樣,眼看來是美麗迷人的水母,但手觸上是分泌腐蝕性液汁的麻草。

72、可是我剛剛長途跋涉回來,很疲倦,非常需要休息。我只想回去,回祖國去,看看朋友,看看我在植物園內的小房子和我收藏的珍貴標本。但現在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我忘記了一切,忘記了疲倦、朋友、珍藏,我毫不猶豫就接受了美國政府的邀請。

73、我前面說過,法拉古艦長這人很細心,他把打巨大鯨魚類用的各種裝備都帶在船上。就是一隻捕鯨船也不會裝備得更完備了。我們船上的武器,應有盡有,從手投的魚叉。一直到鳥槍的開花彈和用炮發射的鐵箭。在前甲板上裝有一門十分完善的後膛炮,炮身很厚,炮口很窄,這種炮的模型曾在1867年的萬國博覽會中展覽過。這門寶貴的大炮:是美國造的,可以發出重四公斤的錐形炮彈,射程是十六公里。

74、各種各樣的貝殼、軟體類動物散步在柔軟的沙灘上,將海底裝扮成花園一般。我們的頭頂的上方是各種各樣的水母飄蕩着,恰似仙女撒下的朵朵鮮花。

75、戰艦的甲板上馬上就擠滿了人,水手和軍官像水流一般地從布棚下湧出來了。人人都心頭跳動,眼光閃爍,注視着鯨魚的行動。我非常注意地看着,看得眼睛發黑,簡直要變成瞎子了。

76、偶然的機會把這種植蟲動物的一些最寶貴的品種擺在我面前。這種珊瑚跟在地中海、法國、意大利和巴巴利海岸打到的一樣有價值。商業上對於其中最美的幾種給了“血花”和“血沫”這樣詩意的名字,它們的鮮艷顏色證明這是有道理的。這種珊瑚一直賣到五百法郎一公斤,在這一帶海水裡面實在是蘊藏有無數打撈珊瑚的人的財富呢!

77、燈光在色彩很鮮艷的枝葉中間照來照去,顯現出美麗迷人的景象。我好像是看見了薄膜一般的和圓筒形樣的細管在海波下顫動。我要去采它們的帶有纖維觸鬚的新鮮花瓣(有的剛開,有的剛露頭)的時候,有些身子輕快、鰭迅速擺動的魚走來,像鳥飛過一樣觸動了它們。但是,當我的手一挨近這些活花朵,這些有生命的含羞草的時候,花叢中立即發出警報來。於是雪白的花瓣縮入它們的朱紅匣子中去了,花朵在我眼前消失了,珊瑚叢隨即轉變為一大團圓石丘。

78、這個貪婪的猛善,用力搖了搖尾巴,然後徑直向印度人撲去。採珠人向旁邊一一操,避開了鯊魚的大口,但是卻沒有躲過鯊魚的尾巴,因為魚尾正好打在他的胸部,將他翻倒在海底。

79、我們在很細,很平,沒有皺紋,像海灘上只留有潮水的痕迹的沙上行走。這種眩人眼目的地毯,像真正的反射鏡,把太陽光強烈地反射出去。由此而生出那種強大的光線輻射,透入所有的水層中。如果我肯定說,在水中深三十英尺的地方,我可以像在太陽光下一樣看得清楚,那人們能相信我嗎?

80、安德生船長吩咐馬上停船,並且命令一個潛水員下水檢查船身的損壞情形。一會兒,他知道船底有一個長兩米的大洞。這樣一個裂口是沒法堵住的,斯各脫亞號儘管機輪有一半浸在水裡,但也必須繼續行駛。當時船離克利亞峽還有三百海里,等船駛進公司的碼頭,已經誤了三天期,在這三天里,利物浦的人都為它惶惶不安。

81、半個鐘頭過去了,我們的情形一點沒有改變,就在這時候,我們眼前的黑暗忽然轉變為極度的光明。我們的牢獄突然明亮了,就是說,房中突然充滿了十分強烈的發光體,我起初簡直受不了這種光亮。看見這雪白、強烈的光,我認出,這就是發生在潛水艇周圍,很美麗的磷光似的電光。我自然而然地閉了一下眼睛,一會兒又睜開,我看見光線是從裝在艙頂上的一個半透明的半球體中發出來的。

82、他們都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真的,眼睛和望遠鏡好象被二千美元獎金的遠景所眩惑,一刻也不願休息。白天黑夜,人人都留心洋麵,患晝盲症的人因在黑暗中能看得清。比別人要多百分之五十的機會獲得這筆獎金。

83、在太陽光的照射下,濃霧漸漸消散了。一輪紅日從東方的天際湧出。海面被陽光照射得像燃着了的火藥,發出一片紅光。雲彩散在高空,染上深淺不同的色澤,無數的“貓舌頭”預告今天整天都要颳風。

84、風雨過後,眼前會是鷗翔魚游的天水一色。走出荊棘,前面就是鋪滿鮮花的康庄大道。登上山頂,腳下便是積翠如雲的空濛山色。在這個世界上,一星隕落,黯淡不了星空燦爛;一花凋零,荒蕪不了整個春天。

85、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見的海底森林,生長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小樹上叢生的枝權都筆直伸向洋麵。沒有技條,沒有葉脈,像鐵杆一樣。在這像溫帶樹林一般高大的各種不同的灌木中間,遍地生長着帶有生動花朵的各色珊瑚。美麗極了!原來,海底這麼迷人!真想也到海底參觀。

86、很快,我便明白了他的恐懼。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這不幸的採珠人頭頂。那是一條巨大的鯊魚,它的眼睛放着光,張開大嘴,正斜向採珠人沖恚∥蟻諾媚康煽詮踔烈歡疾荒芏

87、克列斯波林中打獵,托列斯海峽擱淺,珊瑚墓地,錫蘭採珠,阿拉伯海底地道,桑多林火海,維哥灣億萬金銀,大西洋洲,南極!夜間,所有這些憶念,夢一般連續過去,使我的腦子一刻也不能安歇。

88、可是天氣很好。船在良好的情況中航行,這正是南半球天氣惡劣的季節,而這一帶的七月卻和我們歐洲的一月差不多。不過海是平靜的,人們一眼可以看得很遠。

89、這時候,我倚在船頭右舷圍板上。康塞爾站在我的旁邊,眼睛向前看着。全體船員,爬在纜素梯繩上面,細心考察漸漸縮小和沉黑了的天邊。軍官們拿着夜間用的望遠鏡,向漸次黑暗的各方搜索。月亮有時從朵朵的雲間吐出一線光芒,使沉黑的海面閃耀着光輝;一會兒又消逝在黑暗中了。

90、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等人們決定要追趕這怪物的時候。怪物再也不出現了。在兩個月的時間內,誰都沒有得到怪物的消息,也沒有海船碰見它。好像這條海麒麟已經得到了人們準備進攻它的情報。因為大家說得大多了,甚至於用大西洋的海底電線來說!所以,喜歡說笑話的人說,這個精靈的東西一定在中途偷聽了電報,現在它啟己有了防備。不再隨便出來。

91、我仔細觀察着他,他的工作非常有規律,在半個小時之內,沒有任何危險成脅到他。漸漸地,我開始習慣這種有趣的采球工作。忽然,當這個印度人正院在水族的時候,我看到他做了一個驚恐的姿勢,然後站起身,用力向上一跳,試圖返回海面。

92、這時正是下午三點。領港人從大船下來,上了他的小。艇,駛到在下風等着他的一艘小快船那邊。煤火添起來了,機輪更急地攪動水波,大船沿長島低低的黃色海岸行駛,在晚間八點的時候,西北方不見了火島的燈光,船便開足馬力,在大西洋黑沉沉的波濤上奔馳了。

93、我絕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看見戰鬥形勢開始發生逆轉,船長被鯊魚掀到海底,它那巨大的軀體沉重地遮在他的上面。這時,鯊魚張開它的血盆大口,彷彿工廠中的大力錯對準尼摩船長,準備將他切割成碎片。可是,正在這危急的時候,尼德.蘭手握魚叉飛快地沖向鯊魚,然後向它猛力投出了魚叉。

94、當然,對於這樣一個忠心的僕人我是信任的。通常我從不問他是不是願意跟我去旅行,但這次旅行有點不同,是一次期限可以無限延長的遠征,是凶多吉少的冒險,是追趕能像敲碎核桃殼一樣撞沉一艘二級戰艦的動物:就是最沒有感覺的人,對這問題也得考慮考慮吧!康塞爾會有什麼意見呢?

集说说